楔子 洞察者 – 祝文定-口口木可2

H市是X國的經濟中心,沿海最大的城市,沒有之一。傳說中這裡有無數的機會,只要你有能力夠努力,就一定會成功。無數人懷揣著成為人上人的夢想從四面八方匯聚,確實有人白手起家成為了一方大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享受著最好的美酒,開著最好的跑車,擁有最美麗的女人;但絕大多數人卻只是成為了少數成功人士的墊腳石,在底層中為了自己的夢想苦苦掙扎。

祝文定就是這樣的逐夢者,畢業之後他費盡心機留在了這座城市,但是他沒有想到一離開大學這座像牙塔,生活的壓力便如餓狼般迎面撲來。畢業兩年他可以說是一事無成。銀行裡的存款只有在發年終獎的時候會變成五位數,但又很快在短短幾天內消耗乾淨。他覺得自己就像有個會漏錢的魔術口袋,剛發下的工資放進去沒幾天便會不見蹤影。

嘆了口氣,祝文定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裡,大踏步的往前走。現在還是三月份,天很冷,但是更冷的還是祝文定的心。

他以為自己的人生已經足夠「杯具」,但是沒想到什麼事情都有一個「更」字,店裡今天有消息說這幾天可能要裁員,想起上個月吃年夜飯時對著自己的魚頭和今天同事看著自己的古怪眼神,祝文定異常忐忑。雖然他並不是十分喜歡汽車銷售員這份工作,但是現在就業形勢如此嚴峻,如果自己真的失業了……

哎!祝文定又嘆了口氣,路邊商店透出的燈光是如此的溫暖,櫥窗裡琳瑯滿目的商品散發出令人難以拒絕的誘.惑。摸摸乾癟的錢包,祝文定自嘲地笑了聲,可是在走到星巴克咖啡館前的時候,他還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

三年時間,你給我三年時間,我一定會讓你過上你嚮往的小資生活的。薇,相信我。

嗯,定,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加油。

Fighting!

祝文定繼續走,星巴克咖啡館前兩個朝氣蓬勃手牽著手的年輕人在他身後慢慢虛幻隱去。

願意留下來和你爭吵的人,才是真正愛你的人。我們明明相愛的啊,薇,為什麼你會走的那麼的毅然決然?你可知道你摔門而走的那一刻,也摔碎了我的心!

難道沒有錢,就真的沒有愛情嗎?難道一切的山盟海誓,在現實面前真的不堪一擊?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祝文定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可是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薇,沒有錢,你還會繼續愛我嗎?

看到街上眾人的訝異眼光,祝文定擦乾了眼淚,還擠出一個微笑來。男人不能被別人看見他的眼淚,即使受了最深的傷,也本應該自己躲在角落裡默默舔舐,但是那間狹小的出租房在李薇離開之後,祝文定突然感覺到了令人窒息般的壓抑,迅速逃離了。

可是在街上走了近兩個小時,祝文定的心非但沒有平靜,反而越來越悲傷,越來越絕望,終於他忍不住撥出了手機,響了一次,沒人接,祝文定繼續打,終於在第五次撥打的時候,電話接通了。

「喂。」

可真正等到電話接通的時刻,祝文定反而又不知道說什麼了,道:「薇,你……你到家了嗎?」

那邊似乎傳來了一聲低低的嘆息,道:「到了。我很累了,沒事的話,我就先睡了。」

「嗯,伯父伯母他們回來了吧?」

「我爸在看電視,媽下樓打麻將了。還有什麼事嗎?」

「嗯,沒事了!那你好好休息吧。晚安!」

「安。」

祝文定在掛電話的時候好像聽到李薇嘆了口氣,聽起來既像是「哎……」又像是「愛……」,或許對他們來說,愛情本來就是充滿了無奈吧。

打完電話,祝文定只覺心中又多出了一股徬徨,雖然李薇除了冷淡些並沒有和他大吵大鬧,似乎之前兩人的歇斯底里並不存在,可祝文定卻是感覺莫名的煩躁,他察覺到自己似乎哪裡做錯了,想再撥打李薇的電話卻看著那熟悉的號碼呆立良久,最後長長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但是祝文定馬上又停下了,茫然四顧中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條完全陌生的街道,失去了前進的方向。他在這個城市生活了整整六年時間,但他從來沒有產生過任何的歸屬感,有的只是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感觸,他應該對這份陌生早就習慣的,可是偏偏在今晚這個寒冷的夜裡,一股莫名的情緒迅速淹沒了祝文定的心靈,他才明白自己一直逛的不是街,而是寂寞,現在寂寞到了極致,他已經無路可走。

祝文定用力地奔跑了起來,跑過了一條又一條的街道,穿過了一條又一條的弄堂,路過了無數燈火通明的商店,卻逃不開那一份刻骨銘心的寂寞,以及寂寞所帶來的悲傷和絕望。

終於,不停喘著粗氣的祝文定在一條幽深的小巷前停了下來。小巷很小,最多只能允許三人並行;小巷很深,一盞盞昏黃的路燈只能給周圍幾米帶來光明;小巷古老,地面都是青板石鋪成;小巷很乾淨,小巷很整潔,小巷發出了悠長的呼喚,呼喚祝文定走進去。

祝文定轉頭看了看身後熙熙攘攘的人流和燈火輝煌的建築,沒有人在意這個在初春依然滿頭大汗的年輕人。祝文定嚥了一口口水,再次面對著小巷,心裡似乎有個聲音在勸告著自己,一定要進去,一定要進入這條深深的小巷。

做了一個深呼吸,祝文定昂首進入,但是越走他的頭垂越低,因為他走了足足有十五分鐘,還是沒有穿過這條小巷。現在他無論是往前看,還是往後看,都是一路昏黃的燈光,再往後便是如墨的黑暗,抬頭是漆黑的天空,兩邊牆壁也是黑色的,沒有窗戶,彷彿懸崖。整個小巷只有他一個人的腳步聲,咔蹋,咔蹋。

異樣的幽靜幾乎就要摧毀他的心理防線,祝文定不是虔誠的有神論者,也不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對於鬼神,他思想中從來都不想去觸碰。但是現在,祝文定發現情形已經越來越詭異,恐懼和害怕牢牢抓住了他的心,讓他艱於呼吸。

就在祝文定感覺自己就要發瘋的時候,他看到一個身穿白袍的老者正從對面緩緩走來。

祝文定看不清老者的面龐,甚至連老者的衣著樣式也異樣的模糊,可他整顆心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一雙睿智慈愛的眼睛,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下,所有負面情緒如被太陽照射下的黑暗迅速退去,祝文定的臉上流露出了解脫般的微笑。

老者朝著祝文定慢慢伸出了右手,祝文定也微笑著伸出右手回應著,兩人的食指在空中微微一觸,剎那間光芒大亮。

祝文定感覺食指上似乎多了一枚戒指,一個慈祥的聲音在他的內心中響起:「這枚洞察者之戒,只要你轉一圈,並在腦海中說一句『看破你的心』,便可以在一小時之內聽到你身邊人的心聲,好好使用吧。」

「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是你?當噩運降臨時,你似乎也這麼問過。那我又問,當幸運降臨時,為什麼不能是你?」

祝文定慢慢跪倒,額頭抵地。